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康鹏科技违规问题频触雷 前员工潜伏大客户股东名单
发布日期:2022-04-02 18:22    点击次数:67

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鹏科技”)是一家含氟精细化学品制造商,主要从事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医药化学品和有机硅材料等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次康鹏科技拟上科创板,欲募集7亿元,计划用于含氟新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新型液晶显示材料生产项目、新建农药原药及医药中间体项目、年产250吨动力电池材料硫酸二醇酯系列产品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如今康鹏科技上会在即,不过《云创财经》IPO课题组注意到,康鹏科技在环保及安全生产问题上频繁触雷,上交所在问询函中重点关注了公司相关的违规遭处罚等情形,违规问题或将成为其上市之路上的“拦路虎”,此外,康鹏科技与其大客户的关系也不简单,这其中是否存在虚构业务或其他情形也值得关注。

“潜伏”

康鹏科技的主要业务板块包括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其中,公司主线产品为显示材料,报告期内显示材料的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例均超过5成,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占营收的比例则分别占2成左右。

虽然康鹏科技的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收入占营收的比例较小,但是其中潜藏的一些情形却引起了广泛关注。2019年时,都创(上海)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突然成为了康鹏科技的第四大客户,销售产品为医药化学品,销售金额为5288.5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7.70%,占当年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业务收入的34.65%。

据工商资料显示,都创(上海)成立于2015年1月,由王雷和王秋平投资设立,2018年10月,王秋平将其持有的都创(上海)股权分别转让予王雷和许智,其中,许智原本为康鹏科技的工作人员,于2018年3月自康鹏科技离职。

前员工于2018年上半年离职下半年即入股了公司的大客户,并在随后的2019年为原公司贡献了7.70%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年末,康鹏科技对都创(上海)的应收账款余额为5341万元,占公司当期对都创(上海)销售收入的100.98%,约占当期应收账款余额的30.7%,康鹏科技对都创(上海)的大额收入全部以挂账的形式存在。

从时间节点上来看,前员工许智从离职到入股前公司客户,再到次年的对前公司贡献大额收入并挂账,这一切未免太过巧合,康鹏科技是否自导自演了这一出虚构业务的“戏码”,也需要广大投资者警惕。

频繁违规触雷

招股书显示,康鹏科技在报告期内频繁发生安全违规及环保违规遭到行政处罚的情况,并导致了衢州康鹏于2020年2月至4月、4月至8月期间停产。

2020年2月24日,康鹏科技子公司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发生生产安全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4月22日,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

2020年5月,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因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排口及三车间废气处理设施排口甲苯浓度超标,被衢州市生态环境局罚款26万元。

监管层在对企业IPO审核时,对安全这一块格外重视,一般而言,在IPO审核中,伤亡事故比污染事故、高管负罪审核的更加严格一些。康鹏科技在报告期内频繁发生污染事故并发生了伤亡事故,这一情形自然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在此前科创板IPO问询中,上交所就康鹏科技的违法遭处罚的情况进行了重点的问询。

3月17日,康鹏科技将携以上诸多问题接受首发审核,公司能否闯关成功也尚存较多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