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夏巴兹•谢里夫就任总理,将给巴基斯坦带来怎样的未来?
发布日期:2022-04-29 12:18    点击次数:17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 报道  巴基斯坦总理人选尘埃落定。

4月11日,夏巴兹·谢里夫宣誓就任巴基斯坦新一任总理。当天早些时候,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会下院)举行总理选举,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主席夏巴兹·谢里夫获得174名议员支持,当选新一任总理。值得一提的是,夏巴兹·谢里夫是巴基斯坦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的弟弟。

在国民议会发表演讲时,夏巴兹·谢里夫特别提到了中巴关系。他表示,在中巴两国政府的支持下,中巴经济走廊将继续向前发展,项目将以更快的速度推进。

对于夏巴兹·谢里夫当选巴基斯坦总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2日表示,中方对夏巴兹·谢里夫当选巴基斯坦总理表示祝贺。赵立坚还进一步表示,中巴是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两国关系坚如磐石,牢不可破。中方期待同巴方携手努力,赓续传统友谊,深化全方位合作,高质量共建中巴经济走廊,打造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巴命运共同体。

顺利当选新总理,夏巴兹·谢里夫将引领巴基斯坦走向何方?

新总理是谁?

在针对第22届总理伊姆兰·汗的不信任动议通过的一天后,夏巴兹·谢里夫成功当选为巴基斯坦第23届总理。

夏巴兹·谢里夫拥有两个身份,他既是巴基斯坦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的弟弟,同时也是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的主席。此次,夏巴兹·谢里夫的胜选,对巴基斯坦政坛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宗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巴基斯坦政府主要由谢里夫家族与布托家族两大政治家族轮流执掌,前总理伊姆兰·汗所领导的正义运动党(PTI)代表的则是一股新兴的政治力量。

“自伊姆兰·汗崛起后,巴基斯坦由两大政治家族把控的政治格局被打破。如今两大家族因为共同的利益重新联盟,希望恢复到原有的政治格局。”刘宗义表示。

除了拥有政治世家的背景,夏巴兹·谢里夫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自20世纪80年代进入政坛后,他曾三度担任巴基斯坦东部旁遮普省首席部长。2018年3月,夏巴兹·谢里夫当选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主席。同年,他所领导的该党在国民议会选举中不敌伊姆兰·汗领导的正义运动党,成为国民议会第二大党。

就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夏巴兹·谢里夫过去的政绩还是十分亮眼的。“位于巴基斯坦东部的旁遮普省,其工业和农业都十分发达,经济总量占据巴基斯坦GDP的一半。在旁遮普省担任部长期间,夏巴兹获得了不错的口碑,这充分证明了他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还有足够的能力把他的商业治理能力运用到政府治理中,以此推动当地的经济发展。”王世达道。

在担任旁遮普省首席部长的三个任期里,夏巴兹·谢里夫实施了许多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率领该省与中国企业在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和产业合作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值得一提的是,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的重大能源项目,如萨希瓦尔燃煤电站、交通基建拉合尔轨道橙线项目等,都坐落在旁遮普省。

据悉,2021年5月,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农融在会见夏巴兹时,赞赏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谢里夫家族长期奉行对华友好政策,坚定支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多年来中巴始终保持着紧密联系,在胜选之后,夏巴兹·谢里夫也随即提到要继续推动中巴经济走廊的发展。因此,多位受访专家普遍向记者表示,预计夏巴兹·谢里夫当选总理后,将继续奉行对华友好的政策。

而在外交方面,刘宗义向记者表示,在夏巴兹·谢里夫上台后,预计巴基斯坦在与美国的关系上会缓和一些,同时,他也会尝试缓和与印度之间的关系。

执政之路挑战与乐观并存

虽然夏巴兹·谢里夫得以成功当选,但笼罩在巴基斯坦头上的阴霾仍未散去。

当地时间4月10日晚间,巴基斯坦多个城市举行集会,上万人涌上街头抗议伊姆兰·汗被罢免。这样的场景在巴基斯坦或许并不鲜见。自1947年以来,巴基斯坦没有一位总理能够完成完整的5年任期。

尽管如此,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预计巴基斯坦国内不会出现太大的政治动荡,相比之下,更迫切的是要考虑该如何有效地治理经济。

高通胀将是夏巴兹·谢里夫绕不过的一道坎。据巴基斯坦统计局数据,截至2022年1月,该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已经涨至13%,创下两年新高。而该数据在2021年为8%。

王世达表示,近一段时间,巴基斯坦卢比大幅度贬值,再加上地缘政治冲突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而巴基斯坦在粮食、能源等方面又严重依赖国际市场进口,以至该国的输入性通胀居高不下。

通胀飙升、货币贬值,引致外汇储备急剧下滑。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2022年2月,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从2021年7月的189亿美元降至149亿美元,该总量仅够支付约两个月的进口。这一系列的经济连锁反应,成了巴基斯坦不能承受之重。

“实际上,巴基斯坦的经济十分脆弱,没能形成一定的财政缓冲,因此它很难抵御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刘小雪向记者表示,巴基斯坦国内的工业相对落后,其出口集中在纺织业,产品单一,而且资源匮乏主要依赖进口,因此该国外债高筑,不得不依靠国际救援。

今年2月,巴基斯坦向IMF贷款10.5亿美元。据悉,这已经是巴基斯坦第23次接受IMF的救援。若想要得到IMF的救援,巴基斯坦首先要遵守削减补贴、福利等政策。

然而,夏巴兹·谢里夫似乎要反其道而行。就职的当天,他宣布了几点改善民生的措施,包括政府从4月1日起将最低工资提高至2.5万卢比(约合860元人民币),将文职和军事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提高10%,以及解决高电价问题,加大经济欠发达省份的经济发展等。对此,刘小雪向记者表示,这些举措与IMF的谈判是相悖的,后续还得看夏巴兹·谢里夫有多大的财政处理空间以及具体的做法,但就目前而言,这些举措或许很难实现。

刘宗义也持相近的观点。“短期来看,举措或许能缓解民众资金紧缺的问题,但长期可能会推高通胀。推动地区基础设施和国内产业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他向记者表示,若要解决当前高通胀、高负债的问题,还需要靠外部的力量,如寻求IMF的支持和向其他国家贷款。

如何解决经济问题,仍是巴基斯坦新一届政府所面临的难题。对此,刘宗义认为仍有乐观的一面,“相较于伊姆兰·汗,夏巴兹·谢里夫和他的团队在治理经济上会更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