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中国神草”,造福世界五十年
发布日期:2022-05-02 11:17    点击次数:60

  4月25日是世界防治疟疾日,今年是青蒿素问世50周年。自2000年以来,全球疟疾死亡率大大下降。这其中,“中国神草”青蒿素功不可没。日前,本报记者走进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屠呦呦研究员工作室,重温青蒿素的故事。

  中医药献给世界的礼物

  提起疟疾,人们自然会想到青蒿素和它的发现者屠呦呦。

  20世纪60年代,抗性疟蔓延,抗疟新药研发在国内外都处于困境。1969年1月,屠呦呦突然接到紧急任务:以课题组组长的身份,与全国60家科研单位、500余名科研人员一起,研发抗疟新药。

  屠呦呦从本草研究入手,仅用了3个月时间,就收集整理了2000多个方药,并以此为基础编撰了包含640种药物的《疟疾单秘验方集》等资料。经过两年时间,她的团队逐渐壮大。历经数百次失败后,屠呦呦的目光锁定中药青蒿:他们发现青蒿对小鼠疟疾的抑制率曾达到68%,但效果不稳定。

  为了寻找不稳定的原因,屠呦呦再次重温古代医书。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的记载“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给了屠呦呦新的灵感。通过反复思考、不断尝试,她创建了低温提取青蒿抗疟有效部位的方法。1971年10月4日,屠呦呦团队获得了对鼠疟原虫抑制率达100%的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这是青蒿素发现史上最为关键的一步。最终,屠呦呦团队于1972年发现了青蒿素。

  青蒿素的问世,为全世界饱受疟疾困扰的患者带来福音。据世界卫生组织不完全统计,青蒿素作为一线抗疟药物,在全世界已挽救数百万人生命,每年治疗患者数亿人,为全球疟疾防治、佑护人类健康作出了重要贡献。屠呦呦也因此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青蒿素是人类征服疟疾进程中的一小步,是中国传统医药献给世界的一份礼物。”中国中医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屠呦呦说。

  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廖福龙表示:“青蒿素应用了半个世纪,没有特别明显的抗药性,至今仍是世界抗疟首选的一线药物。尽管中国没有疟疾了,但是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因为全球还有疟疾,人类的命运是共同的。”

  抗药性研究取得进展

  历经半个世纪,青蒿素对全球疟疾防治功不可没,但其治疗疟疾的深层机制仍模糊不清。尤其是青蒿素的抗药性,是屠呦呦一直关心的问题,也是全球抗疟面临的最大挑战。

  “我们近些年一直在围绕青蒿素作用机理、抗药性问题以及如何扩大青蒿素类药物的适应症等方面展开研究。”廖福龙说,近几年对青蒿素的研究取得了进展,青蒿素作用于人体机制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作用机理是多靶点模式,疟原虫有很多蛋白,青蒿素跟它的100多种蛋白都可以结合,之后把这些蛋白变成了不能活跃的蛋白,疟原虫被杀死。这个模式说明这个药物是好药,它不容易产生耐药和抗药性,只不过是敏感性有所下降。”

  2019年6月,屠呦呦团队对外公布,经过多年攻坚,团队在“抗疟机理研究”“抗药性成因”“调整治疗手段”等方面取得新进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内外权威专家的高度认可。

  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继刚介绍,青蒿素在人体内半衰期(药物在生物体内浓度下降一半所需时间)很短,仅1至2小时,而临床推荐采用的青蒿素联合疗法疗程为3天,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杀虫窗口只有有限的4至8小时。而现有的耐药虫株充分利用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变生活周期或暂时进入休眠状态,以规避敏感杀虫期。同时,疟原虫对青蒿素联合疗法中的辅助药物“抗疟配方药”也可产生明显的抗药性,使青蒿素联合疗法出现失效。

  对此,团队提出了新的应对治疗方案:一是适当延长用药时间,由三天疗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疗法;二是更换青蒿素联合疗法中已产生抗药性的辅助药物。

  “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合理和战略性地应用青蒿素联合疗法,是应对治疗失败的最佳解决方案,也可能是唯一解决方案。”王继刚说。

  青蒿素问世50年,未来它的适应症是否会有所扩大?“此前试验表明,青蒿素对治疗红斑狼疮存在有效性趋势。”廖福龙说,目前正在开展二期临床试验,预计9月份可以揭盲,但双氢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的作用机理,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胸怀祖国、敢于担当

  如今,年过九旬的屠呦呦依然心系青蒿素的研究,关心中医药的薪火相传。

  据廖福龙介绍,近年来,屠呦呦由于年纪渐长,不能亲临现场工作,但是每个月她都会看青蒿素研究中心的书面汇报,遇到重大科研方向性问题,工作人员还会去她家中面对面沟通,“现在和她聊天,她最感兴趣的还是青蒿素研究”。

  “去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通过消除疟疾认证。得知这一消息后,屠老先是特别高兴,紧接着就问,还有哪些国家没有消除疟疾?面对这些国家,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屠呦呦的学术秘书袁亚男提及这一细节,感慨万千。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屠呦呦主动向中药研究所打来电话,询问青蒿素、中医药在抗击疫情方面有没有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让大家主动思考研究。

  让屠呦呦牵挂的,还有中医药事业的后继者。工作室讲解员隋博元是个年轻小伙子,他对记者说,屠老师经常会问,所里又来了哪些年轻人、都是哪里毕业的。“有时候还会主动要人家电话号码呢!”隋博元笑着说,屠老师常说传统中医药是个宝库,一定要继承好、发扬好,年轻人走上这条道路,就要有一种执着坚持的精神。

  在廖福龙看来,青蒿素不仅仅是中国医药在国际医疗健康领域中的一项原创成果,更折射出当代中国科研人员的精神风貌,那就是他们对于国家任务的责任与担当,“现在已经被总结成一种精神:胸怀祖国、敢于担当,团结协作、传承创新,情系苍生、淡泊名利,增强自信、勇攀高峰。”

  “屠老师经常强调,从青蒿到青蒿素的研发过程只是中医药创新的一种途径,中医药的传承和发展还有多种途径和可能性。”廖福龙说,更好地发挥中医药的优势和作用,为全球疟疾防治、人类健康作出贡献,仍然是科研人员不断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