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中国社科院张宇燕:金融开放要适度 要和国家条件等相适应
发布日期:2022-04-22 12:31    点击次数:160

  金融界4月17日消息 4月15日-4月17日, 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举行。本次论坛以“行稳致远,金融助力高质量发展”为主题,聚焦中国与世界、市场与监管、学术与实践三大层面问题,共商经济金融领域重大问题,为中国金融开放与全球经济发展建言献策。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1

  全球的经济问题可以归纳为维持全球强劲、可持续、包容和平衡增长。张宇燕表示,增长的源泉有三点:第一、技术进步。技术进步了,单位时间内产出增加;第二、贸易收益。在没有技术进步的情况下,通过分工、专业化和贸易,同样可以导致财富的增长;第三、制度保障。要有基本的产权和契约。

  全球经济治理,首先和人类的经济生活有关;其次是世界政府缺位环境下产生的东西。张宇燕表示,治理指的是没有世界政府,各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之间谈成一套规则体系,通过这套规则体系来保障自己的利益,实现自己的诉求。简单地说是通过协商形成的自我约束的规则。

  现在全球经济主要问题是存在大量的治理赤字。张宇燕表示,既然存在赤字,就要解决,但是解决,这里又出现问题了,大家有共同利益,要解决面临的全球问题,但是共同利益不是形成集体行动的充分条件,只是必要条件。治理是要有成本的,这个成本与收益怎么分摊和分享,就涉及到经济学里讲的集体行动的难题。

  张宇燕表示,全球治理是公共产品,公共产品最重要的特点是不排他,所有人都可以享用,既然这个产品一旦创造出来我可以享用,干嘛要去做贡献呢?其次,达成的这些自我约束的规则,有中性的规则和非中性的规则,不同的人在这个规则下受益程度不一样。问题就出来了,全球治理本身可能成为一些国家谋求自身利益、打压竞争对手的工具或手段,这里就涉及到地缘政治竞争,涉及到大国博弈。

  想让自由贸易、让开放造福整个世界,就要考虑治理体系的覆盖范围、覆盖边界有没有标准等问题。张宇燕表示,决定这些治理的范围、边界的主要因素有:市场规模和贸易收益、治理成本、机制设计、大国博弈、文化传统、价值理念。

  谈及金融开放,张宇燕表示,金融开放要适度,要和这个国家的条件、区域条件、你的伙伴,以及全球各种各样的条件相适应。现在谈发展与安全问题,不是非此即彼,而是相互促进的,包括人民币的国际化等等。我们还是要推动对外开放,找到最适合中国开放的途径和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