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时隔21年,再读《大宅门》:才懂白大奶奶上吊自杀的真实隐情
发布日期:2022-04-25 11:27    点击次数:183

21年前,看不懂白家大奶奶的上吊自杀。

那时候,只觉得她在白家大爷判了斩监候之后自杀,完全是因为夫妻情深。

可时隔多年,如今再细细读来,突然发现,哪里是什么爱情,分明就是:穷疯了,穷怕了。

原著中,关于白家大奶奶的文笔很少,可偏偏这三处细节,极其引人深思。

第一处:白家大奶奶挨打。

白家大爷要打白家大奶奶,原因是:白家大奶奶把银票藏了起来。

很多年前,我还没结婚,真的看不懂这其中隐含的深意。如今再读,发现真的太心酸了:夫妻本是一体,原本该是一条心。可偏偏,白家大奶奶就到了要背着丈夫到处藏银票的地步。

可见,白家大爷并不是第一次拿着大房的银子填补三房了。因为次数太多,结果太惨烈,于是白家大奶奶被逼无奈,只能出此下策。惨烈到怎样的地步:在如此显赫的白家,长房的孩子连件新衣服都做不起。

再看看电视剧里的细节,白家二奶奶和三奶奶的衣服,都那么丝滑鲜亮,而唯有白家大奶奶始终就是那么一件灰蓝色的粗布衣裳,甚至于她的衣服还没有白家下人的衣服显得光鲜体面。

而对于妻子藏银票的这种行为,白家大爷的态度是:我抽你!

这时候的白家大奶奶哭喊了这样的话:

你打,你打,这日子没法过了。你打死我吧,家里这点银子全叫你踢腾光了,没法活了。

而等到白家二奶奶来了,白家大奶奶又说了这样的话:

弟妹呀,我活不了啦,这日子没法过了,他打我。

白家大奶奶这是绝望到了怎样的地步,要句句话都把“没法活了”挂在嘴边上。

对于大奶奶而言,没法活了,不是大爷被判了斩监后才有的想法。在白家这样的大宅门里,作为长房长孙一样的特殊存在,他们大房没有得到多少好处,反而因为是长房,一次次背黑锅,当冤大头,到了连基本生计都难以维持的地步。而白家大奶奶遇到的又是一个“愚孝且傻”的丈夫,不仅对妻儿的艰难视而不见,为了尽孝,为了所谓的兄友弟恭,连妻儿的死活都不想顾了。

这是怎样的不可想象和绝望。

而白家大奶奶和白家大爷打架这一幕,把白家大宅门里,那暗藏的落魄和不公,一下子渲染开来:长房长孙到了连做一件衣服都做不起的地步。

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个家庭里,一旦出现了“不均”,那么矛盾也就彻底凸显了。而这种矛盾,越是积压,就越是爆发的强烈。而白家大奶奶的心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积攒着这样的不公和绝望。

白家二奶奶在目睹了大房的争吵后,说了这样的话:

大哥太心软,老爷子再不管非出事不可。

为什么非出事不可?因为大房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再继续下去,白家大奶奶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

再看看白家三房对白家大房的评价:傻大爷。

白家三奶奶为什么说白大爷傻?

一方面,是因为白大爷孝顺地过了头;另一方面则是,白家大爷无原则地包庇兄弟,一次次地替兄弟背黑锅。

白大爷没钱给儿女做新衣服,却有钱给老太太买糕点,给老太太定做夜壶。他明明是白家最穷的,穷到了妻子都绝望的地步,却依旧想着充大头,打肿了脸充胖子,想要替兄弟填无底洞。

而他如此孝顺,如此友爱兄弟的后果是什么呢?

他买来的点心,老太太一口都没吃过。而他给老太太定做的夜壶被老太太摔了一个粉碎。大儿子都不受待见,大儿媳妇在婆婆面前,就更没颜面的。就算是白家大奶奶后来死了,白家老太太也是没多大的伤心的。

白家三爷说,老太太一辈子活了个稀里糊涂。白家老太太是真的糊涂,糊涂到连谁真的对她好,都没想明白过。

至于白家三房,作为白家大爷“傻”这个特征的直接受惠者,他们不仅没有丝毫的感恩,还要骂上一句:你傻,你活该。

干最多的活,尽最大的孝,吃最多的亏,吃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不仅不受待见,还被骂傻。

白家大奶奶跟着白家大爷吃苦受罪,还要被打,她又怎么能不失望,不绝望,不觉得生活无望。

第二处:白家大奶奶上吊。

白家大奶奶上吊的那一幕,原著中没写,电视剧里也没演。

原著里,在白家大奶奶上吊那一刻,用了笔墨去写白家的老三:

我看老爷子是不灵了,他要是死了,咱们头一件事儿就是分家。我盼他死干什么?这一大家子怎么弄?大房成了一群叫花子,二房是又奸又贼。

就在白家老三说这番话的时候,白家大房传来了惨叫声,白家大奶奶自尽了。

不是这一大家子怎么弄,是白萌堂死了,白家大房要怎么弄?白萌堂眼看就撑不住了,白家大爷又被判了斩监候,而白家大房的银子用来疏通关系,用来救被绑架的景琦,已经成了一群叫花子。

什么是叫花子?

是活不下去了,只能靠着给别人要饭活着的存在。

一旦老爷子死了,白家三兄弟本就不够和睦,势必要分家的。一旦分家,白家大房没有挣钱的男人,更没有钱,一群孤儿寡母,要怎么活?

靠兄弟吗?

白景琦丢了,老三作为亲叔叔,有银子却一分不肯出。这还是在老爷子活着的时候。等到老爷子死了,白家老三会管大房那几个孩子吗?他连景琦的死活都不管,更不要说管白家大房的吃喝了。

正如白家二爷说的那样:

我算看透了,什么亲的热的,一有了难处,谁顾谁呀?

白家二房还算过得好的,再想想白家大房这些年过的日子,白家大奶奶更是早就看透了:谁也顾不上谁,谁也不会管他们的死活。

多年前,只觉得白家大奶奶是殉情,如今再读,哪里是什么殉情,是被逼着走上了绝路:老大走了,她一个弱女子养活不了孩子,而白家,不管是老二还是老三,都是靠不住的。这种情况下,已经成了叫花子的孤儿寡母要怎么活?

唯有死路一条。

于是,她在白家大爷判了斩监候之后,毫不犹豫地上吊自杀了。因为,这日子,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再看看她死后,白家老爷白萌堂对着白家的人宣布:

都听着,我说一声,我身子骨不行,不再管事儿了,今后家里的事都听二奶奶的。

白家的儿子们都担不起这个家,而白家也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老号被封,白家大爷被判死刑,白老爷子只能把整个白家托付给了一个女人。

白颖轩大惊,白颖宇惊愕万分,而白家大奶奶可能到死都没想到白萌堂会把整个白家托付给二奶奶。

如果,她能坚强一点,如果她能为了孩子再等等,也许,她就能等来白家的起死回生,也许她就能等到白家大爷还活着的消息,也许,她就能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长子医术高明,紧随其父,长女精明能干。

可惜,她看前面,黑洞洞,却不敢杀上前去,只把自己杀了个干干净净。

第三处:翻箱倒柜。

白家大房院北屋卧室。两个大躺箱放在炕的一头,白文氏正在翻箱子。玉芬、景怡、景泗、景陆挤在门口,默默地望着;景琦也站在一旁。白文氏又打开了另一个箱子,只见箱子底有两三件旧衣服和日常用的东西。她喘了口气坐到自己腿上,冲着箱子发愣,自言自语道:怎么穷成这个样子。

这里不得不说白二爷自私软弱得可爱,他虽然软弱可却知道护着自己的妻儿,至少白家二房就没这么穷过。并且,在兄弟不尊重她媳妇的时候,他会心疼自己的媳妇。

白家大爷这辈子也没好好心疼过自己的媳妇,白家大奶奶跟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到最后竟然落了个上吊自杀的结局。

白家大爷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句话都没说,转了个圈,两只手抱着头一动不动了。

他可能直到这一刻,都没能理解白家大奶奶的艰难。他难道就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吗?他难道就没想过,他去世之后,老婆孩子要怎么办吗?可能,他早就想过,他天真地觉得他的父母,他的兄弟会管自己的妻儿。

可是,白家大奶奶的死,让他呆住了。她为什么会死?是因为他,还是因为生活的无望。他那一刻的呆滞,是灵魂的出窍,让他开始正视这个一直被他忽视的女人。

他的妻子,这辈子跟他同生共死的人,在他还没有死的时候,就以这样的方式离去了。

白家老爷在白家大奶奶死后,说了一句:这是何苦呢?

何苦呢?

白家二奶奶在翻墙倒柜之后,面对白家大房的四个孩子,发出了这样感慨:

我这些日子才知道你们家过得有多苦。

真正的家徒四壁,真正的打肿脸充胖子,真正的老好人一个却受尽了不公和委屈。

看到这样穷困,白家二奶奶愣住了,她的那一愣里,大概也明白了白家大奶奶的走上绝路。

白家大房,真正的是山穷水尽。

北风呼号,落叶满地,败枝枯草,寒鸦哀鸣。

如果白家大房还有银子,如果白家大房不是一群叫花子,白家大奶奶会走上绝路吗?

不会。没有了男人,还有孩子,有钱有孩子,即使指不上旁人,但终究有那么一股子活下去的底气。没钱,孩子跟着她,那日子不堪设想。而她死了,白家大房的孩子毕竟姓白,不管分到老二家,还是老三家,总还有一口吃的。孩子可以像叫花子一样去要饭吃,而她活不下去,就不活了。

白家大爷到最后,终究是苦尽甘来。而白家大奶奶,吃了半辈子苦,香消玉殒。

她这一辈子太亏。

白二奶奶操控下的另一种结局。

白家大爷的事情被翻了出来,白家再次陷入了大难中。

景怡又被抓了起来。

这时候不得不佩服二奶奶的精明,她始终记得白家大奶奶的死,于是,她在白景怡被抓走前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这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万一景怡有个三长两短,以后大房的事,二房、三房义不容辞,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要替大房分忧。

一个不“没人管”,让白家大奶奶没了指望,而白二奶奶就用这个“管”,稳住了多少人心。

她嘱咐人死盯着白景怡的妻子翠姑,因为,她对白家大奶奶的死始终心有余悸。可刚生完孩子的翠姑这样说道:

二婶儿,您放心,您用不着弄那么多人一天到晚看着我,我才不会寻死呢。我干嘛要死,我要把这孩子养大,是谁害得景怡,我叫他长大了给他爸报仇。

白家二奶奶震惊了,她欣赏又敬佩地望着翠姑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到底是乡下来的姑娘,心胸就是不一样。

为什么乡下来的姑娘,心胸就不一样?

因为乡下姑娘,大多独立且能吃苦。因为吃过苦,于是当风雨来临,她们身上就会有一股子的坚韧。她们的心不会太窄,因为,太窄了,就会受不下那么多的委屈。

而这也是我觉得女儿不能太富养的关键:她不可能一辈子不受委屈,你要想让她一辈子顺顺利利,就得让她多经经风雨。 不至于,一阵风来,她自己就先倒了。

白家大奶奶是经不起风雨的,白家大爷还没死,她就先走了绝路。而白景怡的媳妇翠姑却是能经得起风雨的,面对这种人生大难,她丝毫没有活不下去的想法。

还有白家,即使没有白家,她也照样能吃苦受罪地把孩子拉扯大。

女人这辈子最大的智慧:心宽。

《京华烟云》里的红玉,有着林黛玉的才华,被男人捧在手心里,被姚家娇养着,而她只是听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就跳荷花池自杀了。

而她死后,她的院子是没有人愿意住的,因为大家都觉得晦气。不仅仅是觉得死了的人晦气,也觉得她这个人哭哭啼啼,太晦气。

她死于什么?

她就死于心窄。姚莫愁一次次劝她心宽一点,可偏偏她就是做不到,掉根头发都要哭一场。

白家大奶奶自然不是这样的性子,可是,她何尝不是因为太心窄而走上了死路。

白家大房山穷水尽了不错,可是,白萌堂还在,白颖园只是判了斩监候,还没有问斩。而白家以后谁当家作主还没有确定下来。

白家大房是一群叫花子不假,白家兄弟之间是人情淡泊不假,可是只要活着,虽然苦,虽然累,虽然可能要去要饭吃,可是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而在这里,我也深劝那些因为心太窄的女人:

哪里有多少夫妻情深,你就算为他死了,他也会活得好好的。没几年就会忘了你,只听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所以,永远不要为了一个男人去死,少看些言情小说,更别相信什么至死不渝的爱情。现实中,活着才有爱情,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像《漠河舞厅》那样感人至深的故事,可遇不可求。而你大概率没那种幸运。

更不要因为穷,因为生活的艰难和无望,而轻易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记住,黎明前的黑暗最黑暗,你只要坚持一下,只要再坚持一下,可能就能迎来黎明。

正如马云所说: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

女人们放宽心,坚强点,努力活着,一定要活到后天。

看前面,黑洞洞,待我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女人心宽点,有那么一股子豪气,这人生啊,才会永远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