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直播招工渗入山东工厂
发布日期:2022-09-21 12:36    点击次数:107

  “世界风筝都”是山东潍坊走向世界的标签。 潍坊北濒临渤海莱州湾,正是四周无山、濒临海风 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潍坊天然有利放飞风筝的环境。

  “全国制造业看山东,山东制造业看潍坊”,密集的人口、全国闻名的学府教育,让潍柴、歌尔、海化等企业聚集于此——兼具科技密集与劳动密集型特征,其中品种多、出货量少、不容易形成自动生产规模的产品需要充足的人力资源。

  本地产业发展的特点决定了潍坊在招聘市场的一席之地,长期面向蓝领群体,即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

  知名制造企业、不低的工资、包吃住的待遇、可定居的低房价,这些条件极易戳中蓝领群体生存痛点。于是,全国各地的工人犹如风筝一般,离开家乡,飘至潍坊就业甚至定居。

  不过,和上世纪90年代延续到2010年之前的老乡传帮带模式不同,现在,潍坊建立了直播招工的模式,即“用人方”在快手平台直接直播招聘,或者通过专业的MCN机构开展直播带岗。

  直播带岗的兴起基于快手在2022年1月推出的蓝领招聘平台“快招工”。从用人方、MCN机构到快手平台,直播带岗形成了新的人力资源产业链,那么,用人方如何与MCN机构合作直播带岗?直播带岗对直播行业和人力资源行业产生了哪些影响?

  直播招工渗入蓝领大厂

  在潍坊市的 地图上搜索“歌尔”,会得到很多目标点,光电园、生活园、科技广场等,这些是歌尔的工厂以及为员工提供的生活场所。 在奎文区、寒亭区、高新区等地区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看见一座标有“歌尔”logo的大楼,如同城市地标性建筑,十分显眼。

  从酒店服务人员到出租车司机,潍坊本地人对歌尔十分熟悉,包括歌尔创始人姜滨做麦克风起家的故事。

  据了解,歌尔股份(行情002241,诊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尔),2001年成立,2008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业务分为智能整机、精密零组件和高端装备,涉及的产品小到传感器、扬声器等组件,大到智能穿戴设备、智能音响等整机产品。 这些业务决定了歌尔长期具有招聘需求。

  这个在潍坊本土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在招聘市场上极具竞争力,能获得蓝领群体的信任。 蓝领群体出于文化水平和认知范围,判断用人单位是否靠谱的标准依然参照老乡传帮带时代的“信任关系”。

  这种信任放置数字时代,可概述为:用人企业的影响力以及中间人力的名气。

  2022年春节,歌尔第一次在快手的“快招工”板块直播带岗,单场观看人次超过180万,简历投送量超2000份。 超过预期成绩后,歌尔将直播带岗列为常态化招聘模式,并分为自有官方账号直招、与人力资源机构合作两种渠道。

  山东格领(以下简称格领)是一家做人力资源服务的MCN机构,也是歌尔合作的机构之一。 进入格领办公区,便能听到直播间里传来的主播讲解声: “我们这个岗包吃包住”。 20多个直播间里,设备简单,只有桌子、椅子和几部手机,没有任何文字提示,企业情况、岗位待遇在主播成熟的话术里清晰地表述着。

  格领在潍坊的直播基地距离歌尔园区只有10分钟的路程,有时主播会进入工厂内直播,真实地展现工作环境和 生活条件,对于远在外地的面试者无异于节约了面试成本。

  在歌尔的面试大厅,随处可见“做核心岗,高薪高成长,两年潍坊买新房”的宣传语,囊括着晋升、薪资、定居这三个蓝领群体关心的关键点。刺猬公社与一些通过快招工入职歌尔的员工交流后发现,在直播间投简历时,他们更注重薪资,入职后更关注晋升机会。

  杨明琪是在格领主播“小肥龙”的直播间刷到了歌尔的招聘。 杨明琪是山东商业职业学院的应届毕业生,专业是食品安全检测,专业过于垂直小众,可选择的工作有限。 另一方面是困于疫情很难线下面试,线上面试又面临信息的不确定性。

  在直播间投完简历后,杨明琪就接到了客服电话。 确定了吃住条件、工资、面试注意事项、到岗时间后,杨明琪动身了。

  杨明琪是山东泰安人,虽然坐高铁到潍坊不到3个小时的车程,但只身前往异地面试仍充满不确定。

  事实证明,杨明琪的判断是正确的。

  杨明琪说话时总是喜欢先笑一下,外向开朗的她实际上有些慢热,融入新集体时很难做出主动性社交行为。 来到歌尔后,杨明琪被安排到大学生聚集的生产线,和想象中冰冷的生产线、冷漠的同事不一样,同龄人之间总有共同话题,班长的主动带入让杨明奇迅速成为厂妹一员。

  和蓝领群体间的老乡传帮带一样,作为班里第一个找到正式工作的同学,杨明琪把同学也介绍到歌尔工作。 宋杰就是其中之一,一个高而瘦的小伙子,来歌尔前在北京工作,月收入只有三千,即使过去了半年,他仍清楚记得当时窘迫的生存条件,水是十块钱一吨,电是一块五一度,总结起来就是“活不下去”。

  相比之下,进厂后,一个月七千的工资,免费宿舍没有水电费,甚至连被褥都是免费的,花销只用在平时吃饭和打扮自己。在杨明琪眼里,现在的大厂生活也和大学时代别无二致,早上8点上班,中午一小时吃饭时间,下午6点下班后,她喜欢和同事到歌尔生活广场开启“夜生活”。

  进入“大厂”,他们没有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被程序化,在杨明琪和宋杰身上,都保留着青春韵味。杨明琪喜欢穿裙子,浅色碎花连衣裙的外面套着大大的工装外套,风吹过裙摆时很难区分出是厂妹还是大学生。宋杰的头梳成三四分,用发胶定型后透露着超出年龄的成熟,普通的工装在发型映衬下也多了几分时尚。

  和传统的蓝领群体不同,杨明琪身上还有大学生的标签,大众对大学生进厂的刻板印象也发生在杨明琪身上。 不过,杨明琪清晰地规划着自己的职业发展,进入歌尔的生产线只是第一步,下一本目标是更高阶的技术岗位。

  歌尔的职业发展通道,分为技师、工艺师、首席工艺师的纵向发展,以及从工艺师到管理岗或技术岗的横向发展 。管理岗和技术岗统称为核心岗位,晋升需要1—3个月的时间,即使有技术和学历的硬性门槛,杨明琪还是有信心能够晋升成功,坚定的语气里是一个厂妹对“大厂”环境的信心。

  MCN运营,人力资源涌入直播间

  快手CEO程一笑公开表示,快手在线上蓝领招聘效率和体验方面的优势,主要基于用户规模基础、信任场景构建和分发匹配等三个方面的能力。快手的优势也吸引着传统的人力资源企业入驻,开始招募主播进行MCN化运营,以连接应聘者和用人单位。

  在带岗直播中,信任场景的构建首先来自主播的个人形象。

  格领的主播分为平台合作主播和自有签约主播,后者又包括人力资源行业的服务人员、其他赛道转型主播、招聘垂类新手主播。

  有过人力资源服务经验的主播,在带岗上已然有成熟的经验,可快速概括岗位关键信息,而转型主播的经验优势体现在直播间表现力。

  此外,格领还与快手知名主播开展带岗合作,包括辛巴、张开凤、马洪涛等,这些主播在自己的直播赛道积累一定的人气,在带岗上具有天然的流量优势。 辛巴第一场带岗直播,历时两个小时,5家企业收到报名简历合计17.5万份。

  格领做人力资源起家,经历过传统地推招聘、互联网垂直门类招聘阶段,进入直播带岗时代,转型至集团化运营的MCN机构,在组织架构上设置了市场部、媒体部、运营部等业务部门。

  另外,它还有专门针对招聘业务的驻厂部及客服部,连接用人单位和应聘者,具化到杨明琪等用户的求职历程上,客服的角色是和用户电话沟通、安排面试等后续事宜。

  在格领的模式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传统行业如何接受直播数字媒介的改变。在这个过程中,格领从一家人力资源服务公司逐步涵盖至整条产业链,不断向直播行业深入。

  和格领同类型的江苏丰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为),选择主播时会关注粉丝类别,以地区为选择标准,需覆盖在长三江地区。 因为,丰为的直播带岗业务深耕于长三角地区,沿海口岸便利的物流交通条件、繁荣的电商直播行业使得这里聚集了很多大型制造企业。

  丰为创始人张龙把这些城市的特点概括为“需要人”,包括高学历人才和低学历基础工人。

  丰为的第一场带岗直播选择了剧情类主播,虽然直播内容上有差距,但用户画像与岗位招聘需求匹配度高——年龄在35岁以上,使用安卓手机的用户达70%。这类用户与数字信息时代之间仍有巨大的鸿沟,他们的互联网生活还没有明显的垂类化,下载招聘垂类软件对他们来说是成本增加、认知扩张,使用互联网平台时偏向“一站式”。

  信任的另一方面源自用户对快手平台的信任。在与歌尔员工交流中,刺猬公社发现,通过快招工找到工作的员工一般是快手的忠实用户,他们有每天刷视频、看直播的习惯,也会在快手产生深入的购物行为。

  从这些用户的角度看,快招工的分发匹配具有精准性。首先是源于流量的精准,直播推送选定人群时会综合手机设备、地区、年龄等因素; 其次,专场招聘按照岗位招聘标准提前锁定用户人群,直播时的讲解再针对人群的核心诉求,比如大学生关注进厂后的升职空间,蓝领群体关注工资结算和福利待遇。

  在专场招聘上,快招工聚焦蓝领、大学生、退伍军人等各类人群。“2022大学生云端招聘季”活动,提供岗位总计超过3.8万个,近400万人次在线观看; “军创英雄汇”退役军人春招行动浙江专场,吸引了476.9万人次在线观看; “快手招工会”全面助力企业复工复产,推出600余场直播招聘专场,100多家优质用工企业,提供近20万个岗位。

  基于用户与直播平台、主播的信任关系,对岗位持有积极态度。 如同直播带货一样,完整的闭环生态带有高效的转化率。

  主播对转型路径的探索、用户找工作的需求、企业招聘渠道的线上化等背景,加速了类似格领的机构诞生,人力资源机构MCN化运营成为独立的行业赛道。 在这个新赛道里,更多是人力资源公司向直播倾斜,在新模式里建立良好的品牌形象,打出知名度。

  挑战也存在。

  在图文时代,岗位的招聘信息只有两三行; 在直播间,用几分钟描述一个岗位,需要主播挖掘更多的价值点,与用户的需求点匹配,当主播在直播间循环讲解岗位时,对表达能力、行业储备量都是考验。

  投入成本与盈利的平衡也是挑战之一。

  从前期与企业合作确定岗位,到最后把员工送进企业,直播+人力资源的长链条决定了付出更多人力成本。

  人力资源公司和用人企业合作的模式有两种: 一是直接向企业输送员工,赚取人头费用; 二是派遣模式,由人力资源公司向员工发放工资,赚取工资中间差价。 丰为采用的是第一种模式,相对员工的安全更有保障,在收益上人头费在500到2000不等。

  无论是格领,还是丰为,人力资源企业的MCN化运营对直播场域产生了较为明显的影响,为主播转型提供了新方向。在竞争严重的直播行业,主播在寻找持久健康的变现模式,以人力资源为例的传统行业与直播结合,可在保留主播直播风格的基础上深入挖掘用户需求,调动用户的积极性。

  拥抱实体经济,直播生态产业化

  长期以来,我国的蓝领招聘具有成交快、流动性高、稳定性差的特点。 尤其是在春种、秋收等务农高潮期,工厂离职率会有所上升。

  找不到工作的另一面是B端企业的用工荒。 据数据统计,有不同程度用工荒问题的企业占比达83%,原因是员工主观意愿低、薪资不具有竞争力。

  而劳务市场的混乱现象也层出不穷,招聘信息虚假、供需匹配效率低、商户招聘成本高,直接降低了用户对招工渠道的信任。

  基于以往的招聘经验,张龙认为招聘市场的痛点在于信息差,存在于招聘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应聘者想要的工作与推荐信息之间的差距,企业用人目标与推荐人选的差距,网上看到的信息与实际情况之间的差距。

  在直播带岗的叙事化结构中,承载着用人单位、用户、直播机构的平台根本作用在于弥合信息鸿沟。除了社交平台发挥直播优势,开启招聘业务外,类似乐优聘面向蓝领的招聘平台,也开始加入直播形式。

  解决信息差落实到具体的招聘环节,丰为这类机构的作用是深入招聘的各个环节,稳固应试者、招聘方的信任关系。

  首先是在直播间展示借助多种媒介真实地展现岗位信息、工作环境等; 其次,在应试者填写个人信息后,会安排专业的客服确定关键信息,保证应试者在线下面试前获得多的信息量,减少试错成本; 丰为在苏州设置了招待所,应试者到达后接受统一安排; 最后是面试、培训、入职。

  纵观整个流程,丰为在直播及之前的环节中,更像是MCN机构,融合直播资源,为企业服务,满足用户需求;在直播之后的环节里,业务倾向于线下场景的人力资源。整体看来,直播生态已然产业化,不再限于商品链接。

  直播带岗的机构所位于的地理位置,很大程度上受产业带的影响。

  格领所在的山东制造业地区、丰为所在的长三角制造中心,这些地区的企业具有明显的集群效应,可形成规模化带岗,对服务机构来说可提高投入产出比。

  直播带岗的地域产业化特征,浓缩着快手拥抱实体经济的一贯战略。

  2021年12月,时任快手电商负责人笑古宣布,在“大搞信任电商、大搞品牌、大搞服务商”的基础上,快手电商将新增“大搞产业带”战略,扶持更多产业带商家和依托于产业带的新兴品牌。 意味着从供货端到卖货端可实现直通。

  而快手对产业带的关注不止是“品”,也有“人”。 产业带在产业链条上多是生产环节,快招工的招聘作用恰巧反哺了人力需求,使产业带企业有稳定的人力渠道和出货窗口。

  当蓝领群体犹如泉水般被源源不断输送至各个产业带,我们也得以看到快手直播的新变化。 长久以来,快手重视建设社区氛围,直播更多以垂类内容触达用户,一些类目内容以“知识”的形式传播。 进入2022年,快手的垂类内容从科普进阶至实物,比如家居讲解开始囊括装修服务、说房内容开始卖房。

  快招工作为快手的新兴品牌,尚存在变现空间,MCN机构的成熟化运作可视为变现方向之一。程一笑表示,“我们会持续打磨业务和内容,做大简历投递规模,提升流量使用效率,并跑通商业模式。我们希望凭借自身优势帮助行业改善体验,尽快提升线上化率,在未来线上蓝领招聘的千亿市场中取得领先的份额。”

  线上化率,一语中的。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第二产业工厂蓝领数量达2.18亿人,第三产业服务业蓝领为2.08亿人,整体蓝领规模达到了4.26亿。 相比于白领1.8亿人、金领1240万人,蓝领的人口基数更大。 而蓝领招聘的体量庞大,但线上化率仅5%。

  快招工下的蓝领招聘线上化,一些曾在互联网招聘中被遗忘的群体成为流量宠儿,服务者探寻着他们的深层次生存需求。因此,在新的招聘模式下,蓝领群体的互联网价值,需要重新塑造。